天涯若比邻论坛  closerworld.org/phpBB/ 首页 天涯若比邻论坛 closerworld.org/phpBB/
☆ 大众的、批判的、革命的、社会主义的 ☆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录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录登录 

自传《人生足迹白皮书》(第七章第三波)
前往页面 上一个  1, 2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天涯若比邻论坛 closerworld.org/phpBB/ 首页 -> 无产阶级文化艺术战斗之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M.L.M.毛继东
活跃成员


注册时间: 2005-03-08
帖子: 501

帖子发表于: 6月 14, 2006 7:03 am    发表主题: 第二十节 厄运中收获爱情梅开二度终成眷属 引用并回复

第二十节 厄运中收获爱情梅开二度终成眷属
就在“打反”运动中我遭受打击最厉害,命运乖舛的时候,慈惠的爱神又一次将温暖赐予了我。香珍得知我与小严断绝关系后,立即让赵师付传话给我:“我相信你绝不是反革命,你要自信。”并要求恢复恋爱关系。这使我非常感动,在这种时候,敢于这样表示感情,是难能可贵的。她兑现了第一次恋爱时说的话:“我相信你不会成为反革命,愿与你一辈子受苦。”但当时正在运动高潮中,我不愿连累她。我请赵师付转告她,一埃运动有个结论,不论我的处境如何,我都给她一个准确的回答。
陈伯达倒台的消息一传来,她就催我给她准话。我这时突然信命了,我断定我命中注定恐怕就是一个人在政治舞台上唱独角戏了。在与小严断绝关系后,我曾立志终生不娶,不再牵累别人。但香珍的醇挚感情终于俘虏了我,我终于成了感情的奴隶。我决定将爱情与政治分家,和香珍过正常的老百性的家庭生活,而在精神世界里过自己的政治生活。三十多年中,我就是这样过着两重生活,有时我自嘲自己是两栖人生。
当我明确地告诉香珍同意恢复恋爱关系时,她高兴得难以平静心绪,迅即回家做母亲的工作。这次她下了决心,如果母亲还是不同意,她就向母亲发毒誓:终生不嫁。她清楚知道母亲最疼她。果然这次她很快就高兴而归,告诉我和老赵夫妇,母亲看到她一年来的磨难,身心憔悴,而且铁了心,只好说:“儿大不由爹,女大不由娘。你看着好,就由你吧。”香珍还告诉我,母亲要派一位“钦差大臣”来考察我。我忙问这位“钦差大臣”是谁,香珍嘻嘻笑着说:“就是你未来的小姨子——海玉。”我一听小姨子要来替岳母相亲,高兴得不得了。香珍千叮咛万嘱咐,妹妹来了不要话那么多,回去后说你是天津卫咀子贫舌就坏了,我们井陉人对天津人没有好感。我说,那好,妹妹来了我就装哑吧。她又说,不说话也不行,不然一看就是装的,我妈妈最讨厌装假了。我就逗香珍说,这样吧,妹妹来了,我就张半张嘴,闭半张嘴,就这样……,我做出个怪样子给她看,她嗔笑地说,说你是卫嘴子,就是卫嘴子,你就是实在点就行了。其实我的家乡武清县历来属于河北省,到文革中天津市划为直辖市才将武清县划为天津郊县,我们武清县口音根本没有天津味。妹妹海玉当时正在下乡,她比她姐小五岁,当时刚十八岁。
第二天正好香珍下夜班,我到香珍宿舍去见这位将决定我们爱情命运的“钦差大臣”。一见面,我就奇怪得不得了,好像很早以前就认识她,仔细一端详她的脸庞,猛然看出她酷似我的亲妹妹士祥。我这一说,海玉的脸上像绽开了一朵花,抿着嘴只是笑。(这恐怕就是一种缘分吧。)她的肤色没有她姐姐白皙。香珍说,邻居叫香珍白闺女,叫海玉黑闺女。我就说,这可好,白雪公主和灰姑娘跑到一家去了。但海玉活泼伶俐,善解人意,是个外向型姑娘,可是说话像小猫一样细声细调。我们一见如故,没有任何情绪障碍,立即像亲兄妹一样随合融洽。香珍在一旁观察,开始还担着心,怕我初次见面给妹妹的印象不好砸了锅,但见我们如此随合,她脸上泛出了笑容。妹妹问香珍怎么称呼我,香珍说:“就叫哥哥吧。”她家没有男孩,她没有哥哥,忽然天降一个哥哥,怎能不欢喜。从那时至今三十多年,海玉一直叫我“哥”,从未叫一声“姐夫”。我们三人出去玩,然后到饭馆吃饭。因海玉是学生,与我有许多共同语言,话匣子一拉开就收不住了。香珍不时捅捅我暗示我少说点。吃饭时,我和香珍轮番不停往海玉碗里夹菜夹肉,她嘻嘻地直笑说:“我是从井陉矿来的一个要饭的,饿了好几天了是吧?”我们都笑了。送妹妹上车回家后,香珍又担心地埋怨我话太多,“你不是说张半张嘴闭半张嘴吗?”我的直觉告诉我,小妹这次回去一定是绿灯通过。因为在聊天时海玉说,上一次她要是来一趟就好了。果然三天后,小妹的飞鸿即至,说妈妈完全同意了,还叫你们过几天来家一趟。信上自然要为她自己表功,说她怎样怎样为哥哥说好话,要哥哥将来谢她。香珍这才将半悬的心放下来,老赵夫妇和姥姥也为我们高兴得合不上嘴。星期日我们一起回家,在汽车上我问香珍怎样称呼母亲,她说:“当然叫妈了。”她这样果决,那意思是我这次再也跑不掉了。但她还是叮咛一番,说妈妈可挑剔了,你可小心点。完全出乎香珍的想象,我进了家门,一声清脆的“妈”,就将老太太叫得眉开眼笑,于是万事大吉。母亲已年近半百,没有听过一个男孩叫她“妈”,可以想见,我这一声“妈”是多么金贵。老太太欢喜得不停地忙里忙外给我们准备接风,香珍和海玉也乐得抿不上嘴了。您说这世界上的事怪不怪,凡好事必多磨,非得有个曲折,才好有戏文。
因香珍岁数小,要再等两年才能结婚。这两年中,我们共同消磨的春夏秋冬夜晚不下几十个。多数夜晚是我看书,她在一旁看我。九届二中全会后,毛主席号召干部要读三十本马列的书。不久,书店里陆续上架了马列的许多单行本,我买回后挨排阅读。夏天,我们在马路旁的大杨树下歇凉,常常到上夜班的人们去上班。借着马路路灯的灯光,我一本接一本看书。《共产党宣言》、《哥达纲领批判》、《国家与革命》等不下二、三十本。她没有一次问我书中是什么内容。不知为什么,我们好像有了契约,我就从来没有想向她灌输马列主义。有时,她求情似地说:“喂,耽误点时间,说会话好吗?”于是,我放下书,陪她东聊西侃,海阔天空说上一通,她高兴地直笑。侃着侃着,我就叉了道又看起书来了。她很尊重我的学习精神,深知读书是我的魂,她从没有一次从我手中夺过书去,硬要我陪她玩耍,我们就这样一直看到结婚。多少年后我们回忆恋爱时的情形,就是一个情节:看书。我到现在也理解不透,我们俩差异这样大,一个是政治迷,一个是小家庭迷,竟然这样和谐相处,就象冬虫夏草一样。——难道我俩结的就是这种缘吗?

(后来,许多朋友都看出我俩之间的差异,无不觉得新奇,凤生、小马说:“嫂子(他们在背后早已叫她嫂子了)将来在家庭生活上一定是你的贤内助,但在政治生活上恐怕对你不会有什么帮助。”)小乐在七一年初曾严肃告诫我:“如果你选择政治人生,就应该独身而行,不应象常人一样谈恋爱,娶妻生子,不应过早结婚。应该在斗争中觅寻知已,在青年末期或中年初期,可期望遇到志同道合的伴侣,那样你的造就会要大得多。如果像现在这样为感情所制,将来要为此负出牺牲的。”他向我推荐俄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家车尔尼雪夫斯基的长篇政治小说《怎么办?》,说我应该向书中男主人公青年革命家学习。不建立家庭。我立即到市图书馆借来这部小说,书是文革前的旧版本,年代已久,纸质较差,已发黄发脆,是竖排版。我一气呵成就看完了这部书,非常钦佩书中男主人公青年革命家拉赫莫托夫,当时真有点后悔自己过早谈恋爱,解决家庭问题。假如我早两年看到这本书,我绝不会这样仓促处理恋爱问题。但那时我已和香珍定下终身,感情的索链和诺言的信条已将我紧紧捆住了。

恋爱的列车终于驶进最后一站,我们去登记结婚。每本结婚证只要五分钱手续费,两人才用一角钱。我拿出两角钱的一张毛票给办事员,还找回我一角钱,连块喜糖也没有要。后来有人将文革描绘成魔鬼一样恐怖可怕,但我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作证,文革期间,尤其是中期,是新中国成立至今五十年中最廉洁清明的一段时期。及至到九十年代末,仅仅登记结婚一项的各种杂费、喜礼要上百元、几百元、甚至千元(有的报纸上揭露要搭售结婚钻戒),农村普通家庭娶亲也要上万元,富豪家权贵者迎娶更是车水马龙,喜礼钱成摞,攀比奢縻之风令人瞠目啧舌。(有人会马上讥讽说:“那也是现在好,有钱,称,文革时想摆阔也没有呢。”钱多了当然是好事,可是将爱情婚姻商品化,不知到底贬低了谁?)

七二年九月十七日,我们举行了婚礼。婚礼简朴而热烈。当时双方工厂职工宿舍都不宽裕,我们在附近农村租了两间土坯房。朋友们送的礼物都是实用的东西,甚至有菜刀、案板,有人说结婚送这些东西不吉利,我说不信那一套,我在新房正墙上贴上自己写的诗:

两眼远望百年事,
双耳细听今日风。
真理在胸旗在手,
无私无畏即自由。

为招待朋友们,买些水果、糖块、香烟、茶叶,计划花一百元,结果剩下两元,共用九十八元。我们就是用这九十八元办了婚礼,没有酒宴。结婚那天,我厂内来了二百多工人,占全厂半数,自行车摆了整整一条街,那天上中班的工人,第二天上午又来了一些祝贺。我们婚礼被称为石家庄市化工三厂厂史上一大盛事。许多别人结婚请都不去的老师付也来参加我们的婚礼。有“反革命暴乱集团”的于师傅、安师傅、“老反革命”杨师傅,有借我语录本的张师傅、锅炉房的严师傅、李师傅、郎师傅等等,我将他们请到主婚席站着(因为坐凳太少了)。我没有邀请一位厂头头,他们也没有来一位。我心里很清楚,不是我们的婚礼有什么特别意义,而是一种群众性的自发示威,向社会恶势力显示人心力量,是对敢于为真理而斗争的青年的一种嘉许。我从人们的笑脸上验证了自己人生的价值得到了社会良知的肯定,心中非常欣慰。我自豪地说,我们的婚礼是一次正义的凯旋曲。

文革时代第三波小结
自六八年底至七三年八月党的十大期间,我的精神状态发生了根本性的质的变化,从接受理论灌输提高到运用理论进行实际斗争,而且在反对陈伯达反动表态的斗争中初试锋芒,并获得了胜利,总的来说在这场斗争中是比较从容地掌握了主动权。我在社会斗争的舞台上,真正地唱了一次主角。
林彪爆炸,使我彻底打碎了奴隶主义精神枷锁樊笼,在精神炼狱中旧我焚灭新我飞升,我已成为真正的自由人,步入自由之国。
在此期间,爱神频频光顾我,我终于娶了一位愿和我一辈子受苦的妻子。
返回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天涯若比邻论坛 closerworld.org/phpBB/ 首页 -> 无产阶级文化艺术战斗之页 论坛时间为 EST (美国/加拿大)
前往页面 上一个  1, 2
2页/共2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phpBB 简体中文界面由 iCy-fLaME 更新翻译,MW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