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若比邻论坛  closerworld.org/phpBB/ 首页 天涯若比邻论坛 closerworld.org/phpBB/
☆ 大众的、批判的、革命的、社会主义的 ☆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录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录登录 

二评《分清真假马克思主义》的李成瑞:“无产阶级革命家”李成瑞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天涯若比邻论坛 closerworld.org/phpBB/ 首页 -> 无产阶级文化艺术战斗之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吕书贤
活跃成员


注册时间: 2010-07-17
帖子: 23

帖子发表于: 7月 17, 2010 7:47 am    发表主题: 二评《分清真假马克思主义》的李成瑞:“无产阶级革命家”李成瑞 引用并回复

二评《分清真假马克思主义》的李成瑞:
“无产阶级革命家”李成瑞先生的真面目
司马云燕
如果说马克思恩格斯共同创立的无产阶级革命学说——辩证唯物主义、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转向腐朽没落阶段的马克思主义,列宁领导的十月革命把马克思主义由理论变成现实的具体实践是帝国主义时代的马克思主义,那么,毛泽东同志以马列主义原理为指导,与某国无产阶级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创立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理论、通过总结列宁斯大林与某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实践创立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则是社会主义时代的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的第三块里程碑。尤其是毛泽东发动和领导的、检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的伟大实践——文化大革命,不仅启发了某国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者的社会主义觉悟,调动了广大干部和革命群众积极参与社会主义建设的劳动热情,奠定了反修防修和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理论基础,也对世界革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因而,对待文化大革命的态度,就成为鉴别某个人是不是马克思主义者的重要标准之一。那么,李成瑞是如何对待文化大革命的呢?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找到能够证明李成瑞在文化大革命中具体表现的相关资料,也没有看到多少李成瑞先生关于文化大革命的直接论述。但是,我们可以从他许多垃圾一样生产出来的相关文章中找到很多旁证。
攻击文化大革命,诬蔑和敌视无产阶级革命战士
2005年6月20日,在为现代修正主义分子陈云树碑立传而撰写《陈云的经济思想及其活的灵魂》时,李成瑞先生采取攻击文化大革命,诬蔑和敌视张春桥、江青等人的手法来突出现代修正主义分子陈云的丰功伟绩。李成瑞恬不知耻地论述道,“陈云在‘文革’后期,从下放地点回到北京,顶着‘四人帮’的压力,针对尼克松访华后国际环境的新变化,提出了研究和利用资本主义的思想。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他针对‘文革’刚结束后国民经济比例严重失调的情况,提出实行清醒的健康的调整的主张……”在这篇文章中,李成瑞先生还大量引证修正主义的头子邓小平对陈云的评价,以此证明被李成瑞吹捧为“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现代修正主义分子陈云的远见卓识。“1980年12月,陈云在中央工作会议上作了题为《经济形势与经验教训》的讲话。邓小平说:‘我完全同意陈云同志的讲话。这个讲话在一系列的问题上正确地总结了我国31年来经济工作的经验教训,是我们今后长期的指导方针。’‘这就是实事求是。下决心这样做,表明我们真正解放了思想,摆脱了多年来 “左”的错误的指导方针的束缚。’邓小平还赞成陈云提出的在‘文化大革命’结束后要对国民经济进行清醒的、健康的调整的建议,并支持他关于领导干部要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倡议。”真是惺惺相惜!在否定文化大革命这一点上,能够深得修正主义头子邓小平的赞赏,充分说明陈云与走资派邓小平是臭味相投的!。
根据2008年12月17日在接受某电视台“纪念毛诞节115周年系列人物访谈”时,李成瑞先生论述道,“整个文化大革命期间,每年国民经济平均增长6%左右,并且给我们后来发展储备了很大后劲……”这应当是李成瑞对文化大革命的最高赞誉了。李成瑞先生真的改变了仇视文化大革命,敌视无产阶级革命战士张春桥、江青的反动观点吗?事实上,在李成瑞先生的眼中,张、江、王、姚不仅依然是“反革命的阴谋集团”,是导致“十年浩劫”的罪魁祸首,而且还“利用他们窃据的地位和权力,网罗地富反坏以及一小撮野心家、叛徒、新生反革命分子、流氓、打砸抢者,乱党乱军乱国,大搞法西斯专政,残酷迫害革命干部和革命人民,疯狂破坏国民经济,摧残各项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摘自华国锋《在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的政府工作报告》)不然的话,李成瑞那些文字垃圾中,“社会主义经济的奠基人和领导者之一”的陈云“顶着‘四人帮’的压力”“研究和利用资本主义”岂不是无源之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他针对‘文革’刚结束后国民经济比例严重失调的情况,提出实行清醒的健康的调整的主张”岂不成为无本之木?如果李成瑞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决不会对走资派邓小平、陈云等人确立资本主义复辟路线的伪“十一届三中全会”含糊其辞,甚至遮遮掩掩;如果李成瑞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决不会对定文化大革命、复辟资本主义的邓小平、陈云等人歌功颂德;如果李成瑞的确是马克思主义者,更不会到现在还在敌视坚持毛主席革命路线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张春桥、江青等人。
在“揭批查”和清理“三种人”中升迁
任何一个了解中国当代历史了人都知道,1974年至1984年,是某国历史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十年,是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两个阶级争夺政权的大搏斗时期,是新生资产阶级把社会主义制度复辟为资本主义制度的特殊时期,也是混进共产党队伍中的新老资产阶级把无产阶级专政转变为资产阶级专政、法西斯专政的关键时期。因而,在这十年中的表现也是鉴别一个人是不是马克思主义者的主要条件。首先,1974年,刘、邓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已经彻底打翻在地,林彪反革命集团也在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下自我暴露出来,毛泽东发动和领导的第一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取得了丰硕成果。在这种形势下,始终坚持“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方针的毛泽东同志和周恩来总理根据当时的情况,把许多在文化大革命中被革命群众揪出来的走资派——既愿意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所谓“老革命”、“老干部”邓小平、叶剑英、彭真等人解放出来并恢复了他们的党政职务。
然而,这些被解放出来的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和政治掮客官复原职后,不是用马克思主义理论分析自己犯错误的根本原因,不是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实践中与工农群众一道认真改造自己的世界观,而是继续坚持自己的错误观点,并借助毛泽东同志和周总理对他们的信任,再次利用人民赋予的权力向无产阶级革命派猖狂反扑。首先,在政治上寻找各种借口把许多跟随毛泽东同志开展文化大革命的造反派打成现行反革命;其次,在教育制度上否定毛泽东同志“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教育方针,直接导致了资产阶级教育路线的回潮。最典型的河南南阳马镇伏事件就是在这一时期发生的。第三、在工农业生产领域里进行的所谓“整顿”,实质上是恢复文化大革命以前的官僚制度。第四,翻文化大革命的案,借助发展科学技术为名,把许多反动学术权威扶上领导岗位,压制基层革命造反派和革命群众的工作热情。对此,毛泽东同志不得不发动“反击右倾翻案风”予以制止,这一群众运动又成为1976年4月五日官僚资产阶级的徒子徒孙以纪念周恩来总理为名,发动反革命暴乱的导火索。当时,尽管走资派邓小平再次罢官削职,但是,由于各部门的领导依然被复辟势力所把持,邓小平“唯生产力论”的资产阶级思想依然占据了统治地位。1976年7月28日的唐山大地震中死难24万余人的灾难,就是在资产阶级科技路线统治下发生的。
毛泽东逝世后,死不改悔的走资派叶李邓等人通过私下联络,日益加紧篡党夺权的复辟活动,最终与无产阶级革命的叛徒华国锋、汪东兴等人勾结并串通一气,发动了反革命军事政变,大肆逮捕无产阶级革命战士,把无产阶级专政转变为资产阶级专政。此后,叛徒华汪与走资派叶李等人又把邓小平扶上前台,通过“揭批查”和“清理三种”人等措施,在全国范围内清洗跟随毛泽东开展文化大革命的革命造反派,到1983年的“严打”之后,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已经被叛徒与走资派结成的资产阶级政权屠杀和清洗殆尽。然而,在1974到1984年中的一系列政治事变中,李成瑞先生不仅没有受到任何冲击,反而由国家统计局副局长一步步晋升为局长,直到1984年63岁正式退休。由此我们可以想见,李成瑞能够稳坐国家统计局局长的宝座,一定是经过一番利害权衡后,彻底与张春桥、江青以及革命造反派组成的所谓“帮派体系”撇清了干系的。不然的话,李成瑞先生是不可能在革命叛徒和走资派同盟政权的关键部门一直任职到退休的。在这一系列大的政治事迹中能够稳坐钓鱼台,李成瑞先生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和“坚定”的“共产主义信仰”啊!
马克思主义认为,一个人的思想和行动都是受其世界观支配和影响的,有什么样的世界观就必然有什么样的方法论。李成瑞在其担任国家统计局局长职务的1974至1984年,为了保证自己和家人的平安,在一系列政治事变中明哲保身或者见风使舵,在华叛徒和邓走资等强大的政治压力下,与无产阶级革命战士张春桥、江青和革命造反派撇清干系,完全是可以理解的。然而,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正反两方面的历史已经证明,华汪叶李的军事政变是直接导致资本主义复辟的重大政治事件,由无产阶级革命的叛徒华汪李等人与走资派邓叶结盟后一直延续至今的某特色党是复辟资本主义制度的罪魁祸首。然而,高喊“分清真假马克思主义”的李成瑞直到今天也没有对此有过清晰的认识,更没有对自己在上世纪一系列政治事变中所持的政治态度有过丝毫的忏悔,这些事实已经充分证明,李成瑞先生的资产阶级个人主义的世界从来没有改变过。这样一个顽固坚持资产阶级立场和唯心史观的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居然一再高喊“分清真假马克思主义”,不只让我们这些为了生存而流浪街头的草民匪夷所思,而且更让无产阶级革命领袖和导师毛泽东蒙羞。
为现代修正主义分子陈云树碑立传
正如大家知道的那样,三十多年来,共产主义信仰的危机、价值观的倾颓、社会道德的沦丧和某国思想文化领域的大混乱,不仅是邓小平、叶剑英、陈云、李先念等走资派通过伪“十一届三中全会” 确立的以经济建设为纲代替毛泽东同志提出的以阶级斗争为纲,用 “改革开放”路线代替毛泽东同志提出的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总路线的恶果,而且也是他们用唯心史观炮制《建国以来党内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彻底否定毛泽东同志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实践,最终把社会主义的中国一步步引导到资本主义道路上的必然恶果。
目前,阶级矛盾日益尖锐,阶级斗争也日趋激烈,反对资本主义复辟的工人运动一浪高一浪,邓小平、陈云等现代修正主义分子否定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复辟资本主义的真面目也被正反两方面的历史事实所揭穿。李成瑞深知,未来的无产阶级革命势必会彻底清算叛徒华国锋、汪东兴等人篡党夺权、清算走资派邓小平、陈云一伙复辟资本主义的历史罪恶。因此,靠着投机而升任某国统计局长的李成瑞,为了维护老主子的声誉和形象,也为了感激他们曾经赏赐给自己的地位、名誉和利益,更为了以“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形象名垂青史,一方面,先把自己归为“工人阶级”,然后祭起早被他弃如蔽履的马克思主义大旗,假惺惺地高喊“分清真假马克思主义”,借以欺骗工农群众和广大劳动者;另一方面,在高喊“分清真假马克思主义”时俏俏塞进自己的私货,恬不知耻地为以前的主子邓小平、陈云、李先念等修正主义分子树碑立传、歌功颂德,以此表达对邓小平、陈云和李先念等人在复辟资本主义过程中的知遇之恩的无限感念。例如,在《共产党是搞社会主义的》等文章中,李成瑞不仅把修正主义分子陈云吹捧为无产阶级革命家、捍卫社会主义的革命领袖,而且还恬不知耻地引用陈云在伪“十二届三中全会”上发言结束时呼喊的“社会主义万岁”、“共产主义万岁”等口号,当作陈云捍卫社会主义的佐证。在《陈云的经济思想及其活的灵魂》中,李成瑞先生不仅把修正主义分子陈云吹捧为“社会主义经济的奠基人和领导者之一”,还把陈云用“存在既真理”等唯心主义观点“研究和利用资本主义”说成是他“从我国实际情况出发,在长期实践中创造性地提出的经济思想”,甚至还把这位修正主义分子用来沽名钓誉的“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的唯心主义实用哲学吹捧为“辩证唯物主义思想方法”,是他“留给党和人民的宝贵精神财富”。
我们毫不否认陈云等人在民族民主革命时期的历史功绩,但是,陈云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以及1976年华汪政变之后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他代表的是哪个阶级的利益,凡是赞成和支持毛泽东同志文化大革命的人都是非常清楚的。为了彻底否定毛泽东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邓小平、陈云等人不仅煞费心机地把大跃进中的瞎指挥、浮夸风、共产风等恶果恶意裁脏给毛泽东,而且还授意胡耀邦、胡乔木等人用唯心史观炮制《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歪曲历史,并把毛泽东同志发动和领导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看成是“破坏民主集中制”的典型和靶子。
走资派邓小平在授意胡耀邦、胡乔木等人炮制《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时别有用心地诬蔑说,“‘大跃进’,毛泽东同志头脑发热,我们不发热?刘少奇同志、周恩来同志和我都没有反对,陈云同志没有讲话。”(《邓小平文选》第二卷第296页。)目前,许多经历过文化大革命和资本主义复辟的人都知道,在大跃进中“头脑发热”的正是刘小奇、邓小平一伙。我们不明白的是,一惯主张“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并且曾经亲眼目睹“大跃进”历史的陈云,为什么面对丧心病狂地歪曲历史,恶意裁脏毛泽东的邓小平,不仅没有坚持他的“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而且还对大量采用邓小平捏造的历史事实发起反毛反社会主义狂飙巨澜的官僚资产阶级走狗和文痞们表示沉默呢?这难道就是被李成瑞捧为“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陈云始终坚持的“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这难道就是被李成瑞称赞为“捍卫社会主义制度”的陈云坚持的“辩证唯物主义思想方法”?
根据许多为陈云树碑立传的人记载,在大跃进中,陈云不仅讲了许多话,而且还倍受毛泽东的信任和赞扬。比如金冲和陈群等人撰写的《〈陈云传〉•陈云在“大跃进”中对现实忧心如焚》,就引用毛泽东的话对陈云如此赞扬道,“一个人有时胜过多数人,因为真理在这一个人手里,而不在多数人手里”。既然如此,一惯坚持“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的陈云对邓小平否定自己的“历史功勋”,别有用心地诬蔑自己的“革命实践”,为什么依然没有站出来“讲话”予以澄清呢?难道这就是被李成瑞捧为“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陈云坚持的“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难道这就是被李成瑞称颂的“捍卫社会主义制度”的陈云坚持的“辩证唯物主义思想方法”?种种事实不能不让我们怀疑,被李成瑞称颂的陈邓之间,为了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罪恶目的,不惜拿人民的利益做暗盘“交易”。这才是被李成瑞先生吹捧为“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陈云。
修正主义分子陈云在接见《建国以来党内若干历史决议》起草小组成员时对毛泽东的评价说,“对毛泽东的错误,主要讲他的破坏民主集中制。要着重写这个,其他的可以少说。(2)毛泽东的责任在党中央占什么位置?就整个党中央是否可以说,毛泽东的责任是主要的。党中央作为一个教训来说,有责任,没有坚决斗争。假如中央常委的人,除毛泽东外都是彭德怀,那么局面会不会有所不同?作为一个党中央的集体,应该把自己的责任承担起来。……”毛泽东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不仅是社会主义时期两个阶级、两条道路的斗争,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的伟大实践。然而,高喊“分清真假马克思主义”并承认毛泽东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的李成瑞先生,则把诬蔑和攻击毛泽东同志发动和领导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破坏民主集中制”的陈云吹捧为无产阶级革命家,这不仅是对毛泽东同志的极大诬蔑和攻击,也是对毛泽东同志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伟大实践的彻底否定。由此可见,李成瑞先生在《分清真假马克思主义》中赞扬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不过是对毛泽东同志创立的这一理论抽象肯定,对这检验这一理的伟大论实践——文化大革命的具体否定。
否定毛泽东时代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
我们暂不说张、江是否反对“研究和利用资本主义”,也不说文化大革命是否真使“国民经济比例严重失调”等问题,在一九七四年就升任国家统计局副局长的李成瑞眼中,如果说华国锋在一九八七年十月二十五日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关于“从一九七四年到一九七六年,由于‘四人帮’的干扰破坏,全国大约损失工业总产值一千亿元,钢产量二千八百万吨,财政收入四百亿元,整个国民经济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是确凿无疑的事实,那么,周恩来在一九七五年一月十三日召开的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上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关于“工业总产值一九七四年预计比一九六四年增长一点九倍,主要产品的产量都有大幅度增长,钢增长一点二倍,原煤增长百分之九十一,石油增长六点五倍,发电量增长两倍,化肥增长三点三倍,拖拉机增长五点二倍,棉纱增长百分之八十五,化学纤维增长三点三倍”的论述就是凭空捏造的数据。因为某国的历史已经证明,1976年10月6日以前周恩来总理贯彻的是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而1976年10月6日以后,华国锋等人贯彻的则完全是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因此,如果承认前者是事实,那么后者就必然是捏造的。这是某国两个阶级、两条路线的斗争。是不可调和的。承认前者,就必然要否定后者。因为周恩来同志和叛徒华国锋引用的数字,都是出自李成瑞先生正式担任国家统计局副局长和局长期间,为什么我们到现在也没有看到这个高喊“分清真假马克思主义”的“中国统计学家”站出来澄清这两个报告以及他们所引用的数字哪个真实地反映了当时的客观事实,哪个是对当时历史的歪曲?如果李成瑞真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为什么至今依然没有对捏造事实、歪曲历史、颠倒黑白的叛徒华国锋捏造的这个报告进行揭露和批判?因为,在受益于伪“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李成瑞看来,华国锋、汪东兴勾结叶剑英、李先念等人发动反革命政变,逮捕张春桥、江青等人,结束文化大革命“左倾”错误是伟大的革命行动。
我们看看修正主义分子陈云在资本主义复辟后的1982年如何评价毛泽东时代政治经济政策,否定毛泽东时代两个阶级、两条路线斗争的吧。
“三中全会派”骨干分子陈云在伪中央工作会议上如是说,“必须指出,开国以来经济建设方面的主要错误是‘左’的错误。一九五七年以前一般情况比较好些,一九五八年以后‘左’的错误就严重起来了。这是主体方面的错误。代价是重大的。错误的主要来源是‘左’的指导思想。在‘左’的错误领导下,也不可能总结经验。”(陈云《经济形势与经验教训》一九八○年十二月十六日)既然如此,我们不禁要问高喊“分清真假马克思主义”的李成瑞先生,陈云说的这个“左”的错误是不是蕴含着两个阶级、两条道路的斗争?修正主义分子陈云的这个“左”的错误是哪些人推行的,他们又代表哪个阶级的利益和立场?如果陈云说的这个“左”的错误是指1958年大跃进中的“浮夸风”、“共产风”和“瞎指挥”,这不正是由刘少奇、邓小平等人主导的吗?这些人不正是代表了地主资产阶级的利益吗?如果与邓小平有着“暗中交易”的陈云当着搞“浮夸风”、“共产风”和“瞎指挥”的罪魁祸首之一邓小平不敢明确指出来,那么,二十八年后高喊“分清真假马克思主义”的李成瑞先生,应该不应该分清这些“左”的错误到底是哪些人刮起来的?他们代表哪个阶级的利益?如果这个“左”的错误不仅仅指大跃进时期刘、邓等人搞的“浮夸风”、“共产风”和“瞎指挥”等行为,这个“左”的错误显然还应该包括1964年开始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和1966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期间的政治经济政策。在李成瑞先生看来,华国锋、汪东兴与叶剑英、李先念勾结发动军事政变是结束文化大革命等“左”的错误的革命行动,邓小平、陈云等人在伪“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否定毛泽东同志提出的以阶级斗争为纲和抓革命、促生产的政治经济路线,代之“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也是为了纠正文化大革命等“左”的错误。不然的话,陈云所谓“开国以来经济建设方面的主要错误是‘左’的错误。一九五七年以前一般情况比较好些,一九五八年以后‘左’的错误就严重起来了”就不仅是邓小平、陈云等人的无稽之谈!李成瑞先生也不会引用走资派邓小平批判和痛斥“左”的错误的言论为“社会主义经济的奠基人和领导者之一”的唯心主义观点当论据。这种漏洞百出,前后矛盾甚至是自打耳光的无耻逻辑,难道就是李成瑞先生所谓的马克思主义?这种颠倒黑白,不分是非,不分阶级和路线的胡诌难道就是李成瑞先生坚持的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
事实上,张春桥、江青与邓小平、陈云等人的斗争,是以毛泽东为首的无产阶级革命派与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斗争;是中国共产党同国民党斗争的继续。如果把陈云等人吹捧为“无产阶级革命家”,毫无疑问,张春桥、江青等人就是理所当然的“反革命的阴谋集团”;如果承认张春桥、江青是无产阶级革命家,那么邓小平、陈云等人就必然是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二者水火不容,必居其一,丝毫没有折衷调和的余地。这是毫无疑问的。我们相信,如果社会没有重大的危机和其他变故,2007年6月甚至最近还在不遗余力地为走资派卷邓小平,为“三中全会派”骨干分子陈云、李先念歌功颂德的李成瑞绝不会承认邓小平、陈云是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更不会承认张春桥、江青等人是无产阶级革命家。因为,李成瑞先生正是否定和批判张春桥、江青等人的受益者之一。我们不禁要问,一直高喊“分清真假马克思主义”的李成瑞在对待重大历史事件和重要历史人物方面,为什么就不“分清真假马克思主义”了呢?我们认为,这决不是李成瑞先生的个人认识问题,而是他的阶级地位和阶级本性决定的。总是被历史牵着鼻子走的“马克思主义者”李成瑞先生是“真马克思主义者”还是“假马克思主义者”不是昭然若揭了吗?
大量事实证明,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高喊“分清真假马克思主义”的李成瑞先生过去是,现在依然是一个明哲保身、善于投机的右倾机会主义分子。是官僚资产阶级的走狗和文痞。这是由李成瑞先生官僚资产阶级的阶级地位所决定的,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更不是由哪一个人捏造并强加在他头上的。
二〇一〇年七月十五日
返回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天涯若比邻论坛 closerworld.org/phpBB/ 首页 -> 无产阶级文化艺术战斗之页 论坛时间为 EST (美国/加拿大)
1页/共1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phpBB 简体中文界面由 iCy-fLaME 更新翻译,MW改正